[羽毛球图片大全 ]独山县烧掉400亿背后:官场塌方 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

时间:2020-07-14 17:34:02作者:admin热度:90℃
2018年新番动漫目录 博思得tx6 泥洼地铁站 负性心尖搏动 树理想展未来手抄报

(原标题:贵州独山400亿巨债背后的官场塌方式腐败:县委书记和县长同一年被查)

7月12日晚,微博账号@观视频工作室拍摄的纪录片《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将贵州黔南州独山县公共财政负债400亿事件再次带入公众视野。视频中主持人质疑,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的独山县,却借了400亿债务打造景观,平均每个乡级行政单位负债44亿元。

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10.08亿元, 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400亿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独山县总额400亿、人均11.2万债务的背后,是该县县委书记、县长在2018年双双落马。

2019年12月5日,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在安顺市中院开庭审理,潘志立被控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擅自决定低价出让国有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曾经和潘志立搭班子的独山县原县长梁嘉庚,已在2019年2月因受贿罪获刑10年,并被处罚金100万。

▲独山县“天下第一水司楼”。 图片/观视频工作室

背负400亿债务的小城

7月12日晚,微博账号@观视频工作室发布名为《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视频,全长22分41秒。画面中主持人实地走访了贵州黔南州独山县的多个标志性景点,包括号称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以及造价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部分却已成为烂尾景区。

7月14日上午,独山县委宣传部回应称,目前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比如,以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再如,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

官方表示,今后独山县将继续对项目整改挂牌督战,举一反三,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以制度建设巩固整改成果。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独山县委的回应通报中,没有提到400亿债务的始作俑者、独山县委前书记潘志立。

上游新闻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此次被曝光的水司楼等独山县人造景点还背负多次债务没有归还。

已生效的判决书披露,“水司楼”建设方——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净心谷公司)因建设独山县净心谷景区的需要,从2017年8月至2018年9月期间,多次向原告罗建租用吊车进行建设施工。经双方进行结算,被告签字确认原告的租赁费共计336224元。净心谷公司向罗建支付14万元之后,于2019年2月3日向原告出具承诺书,承诺2019年4月30日前付清余款,但期限届满,施工方多次催索未果。

另一份判决书则显示,2017年净心谷公司和广东佛山某公司签订瓷砖供应协议,净心谷公司向佛山公司采购734万元瓷砖,但净心谷公司在支付346万元货款后就没有再支付货款,拖欠佛山公司190多万元货款。

两份判决书均判决,净心谷公司需要支付所拖欠工程款19万元和货款190余万元。

▲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 图片/独山传媒

最会借钱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8月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了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的案情。

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在潘志立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

潘志立大搞形象工程,给独山县这个黔南小城带来了高负债。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10%的融资成本,意味着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全年财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远不足偿还利息。潘志立也被舆论称为“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公开数据显示,独山县的财政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状态。来自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Wind的数据显示,独山县2004年—2017年的年度财政收入从4730万元增至4.49亿元,但年度财政支出却从4.45亿元增至27.17亿元。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完成10.08亿元,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人。400亿的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独山大学城”校舍底部有明显裂缝,质量堪忧。 图片/新华社

县长和县委书记先后落马

独山县400亿巨额债务,给独山县带来影响还有官场生态的严重恶化。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

2019年10月16日,潘志立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由安顺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潘志立利用担任独山县委书记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在担任独山县委书记期间,滥用职权,擅自决定低价出让国有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潘志立落马前的2018年2月,他的老搭档、已转任贵州省三都县委书记的独山原县长梁嘉庚,因涉嫌受贿罪被贵州省监察委立案调查。2019年2月,贵州黔东南州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梁嘉庚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梁嘉庚受贿一案一审判决书发现,其受贿犯罪主要集中在其担任独山县县长期间。法院查明,梁嘉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为魏某等8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上述人员现金人民币125万元、港币2万元、美元1万元、价值112万元房屋一套和13万元的车位一个。

黔东南州法院一审判决书披露的梁嘉庚受贿细节证实,梁嘉庚的受贿,与独山县当地城市建设有密切联系。

2012年7月至2014年4月梁嘉庚任独山县县长期间,俞国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独山鼎恒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在独山县开发新街口房产开发项目,为了得到梁嘉庚的关注和帮助,俞国强分六次在梁嘉庚的办公室或者鼎恒公司的食堂,共送给梁嘉庚人民币6万元,梁嘉庚明知俞某强送钱的目的,仍予以收受。

2013年8月至2015年2月,梁嘉庚任独山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连长秋所在的贵州独山中山路桥投资建设公司承接了独山县红色旅游大道项目,施工过程中,在电力、自来水厂、电信等管网改迁方面遇到困难,连长秋多次找梁嘉庚协调解决。梁嘉庚通过召开协调会、专题会等方式帮助其解决困难。从2013年8月至2016年初,梁嘉庚共计收受连长秋现金共计人民币18万元。

1281141586.jpg▲独山县的古风博物院。图片来源/人民网

独山官场大面积塌方

今年1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刊发文章称,在潘志立的错误带领下,一些领导干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自然就容易形成“山头替代组织”“圈子替代班子”“商业原则替代组织原则”的现象,大范围的腐败问题接踵而来,独山全县8乡(镇)、25个县直部门“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独山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长胡昆就是典型的一例。

今年4月13日,贵州三都县法院对独山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胡昆涉嫌受贿罪一案进行宣判,查明胡昆共受贿74.5万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胡昆受贿事实发现,胡昆利用其早前分管独山县交通、城镇化建设等便利,大肆获取个人利益。

2015年10月,应瓮安籍商人陈洪林要求,胡昆利用担任独山县政府副县长分管交通工作便利,向时任独山县交通局长杨绍忠打招呼。经杨绍忠安排,陈洪林顺利承接国道G210都匀至深河桥一级公路等道路工程监理业务。2017年5月,胡昆以到北京办事急用钱为由向陈洪林索要20万元。几天后陈洪林邀约胡昆到其家中吃饭,将事先准备好的20万元现金送给胡昆。2017年9月,应胡昆要求,陈洪林出资24万余元,为胡昆购置大众帕萨特轿车一辆,登记在胡昆爱人伍萍名下,供胡昆个人使用。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披露,胡昆曾公然表态,“坚决完成任务,完不成提头来见”,十分露骨地向潘志立表忠心,将党内正常工作“江湖化”、“庸俗化”。由于放弃了政治标准,“三观”蜕变,思想腐化,胡昆在金钱、美色面前彻底失去了抵抗力。严重违反“三重一大”制度,随意调度大额资金;置党纪国法不顾,大肆收受巨额贿赂;下属及管理服务对象送礼品、礼金、消费卡、高档酒,来者不拒。

“回想自己违反党的纪律的情况,最让我痛心疾首和悔恨万分的,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正是这一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最终导致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致使自己走上违法犯罪不归道路。”胡昆在忏悔书中,对自己的过错幡然醒悟。

延伸阅读 独山县回应"烧掉400亿":此前乱铺摊子 将推进整改 贵州独山县回应纪录片"如何烧掉400亿":正在核实 韩佳鹏 本文来源: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韩佳鹏_NN9841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